愛必

某天晚上貓咪把人類木馬程式桌遊從書櫃撥下來打翻,散落一地,我在收拾時心血來潮抽了一張黑馬卡(透過提問探索負面信念):「你有放不下的人嗎?是什麼樣的人?」這樣的輕輕一問,內心浮現出的人物令我深受震撼。是那些曾經曖昧過,最後淡出生活的人。確切來說,是那些曾經對我好,後來沒有明確拒絕我,維持著一絲聯繫、遙遙相望的人。 我才赫然意識到,就是這些因為各種原因卡在我內在陰魂不散的「鬼魂」使我感情無法有所進展。我就像是個遍尋不著人的債主,癡癡地留在原地等待對方出現,回應我付出的感情,把未竟的故事演下去。 我因此舉辦了療癒儀式,想要徹底超度那些「冤魂」-那些自己在感情中的期待、失落與執著,讓自己從放不下到放下。我在施作儀式時看見了一個畫面,我身上綁了好多好多氣球,但沒有一個可以帶我飛起來,我就拖著這些氣球到處跑。我以為能協助自己圓夢的人,卻拖累我讓夢想越來越遠,多諷刺啊。 我當然也可以停在原地耍賴、苦等、盼望那些人回心轉意,但我的故事就會擱置,我的世界就會停止轉動,只能不斷回味,依賴記憶而活,多憋悶啊我才不要。透過自由書寫,持續挖掘探索使我放不下的負面信念-執念的成因,以及對應的解除迴圈的方法:

感情的自我超渡:從放不下到放下
感情的自我超渡:從放不下到放下

某天晚上貓咪把人類木馬程式桌遊從書櫃撥下來打翻,散落一地,我在收拾時心血來潮抽了一張黑馬卡(透過提問探索負面信念):「你有放不下的人嗎?是什麼樣的人?」這樣的輕輕一問,內心浮現出的人物令我深受震撼。是那些曾經曖昧過,最後淡出生活的人。確切來說,是那些曾經對我好,後來沒有明確拒絕我,維持著一絲聯繫、遙遙相望的人。

我才赫然意識到,就是這些因為各種原因卡在我內在陰魂不散的「鬼魂」使我感情無法有所進展。我就像是個遍尋不著人的債主,癡癡地留在原地等待對方出現,回應我付出的感情,把未竟的故事演下去。

我因此舉辦了療癒儀式,想要徹底超度那些「冤魂」-那些自己在感情中的期待、失落與執著,讓自己從放不下到放下。我在施作儀式時看見了一個畫面,我身上綁了好多好多氣球,但沒有一個可以帶我飛起來,我就拖著這些氣球到處跑。我以為能協助自己圓夢的人,卻拖累我讓夢想越來越遠,多諷刺啊。

我當然也可以停在原地耍賴、苦等、盼望那些人回心轉意,但我的故事就會擱置,我的世界就會停止轉動,只能不斷回味,依賴記憶而活,多憋悶啊我才不要。透過自由書寫,持續挖掘探索使我放不下的負面信念-執念的成因,以及對應的解除迴圈的方法:

1 不甘心付出、投資沒有回報:將自己為關係的付出、等待,以及投注的心力與時間等資源當作一種投資,因為沒有收到足夠的回報而無法放下。即使屢屢越過了停損點,仍然選擇死守,就像是被套牢的股票,一直抱著不願放棄,等待哪天可以翻盤。尤其在來往過程中一直為對方考慮著想而忽略自己的需求,等於長期情緒勒索自己(我如果不這樣做,他可能會不喜歡我),小心翼翼、卑躬屈膝,會更加不甘心,更難以放手。

😇 改善方式:感情的交流不該是交易,我的付出是無價的。我只在心甘情願時才付出,付出時我也快樂,因此不期待回報。

2 不接受預期的劇情沒有實現:在一開始投射了過多期待,編排了過多劇情,沉浸了過多時間在小劇場中,也被我計算在付出的成本中,「事情應該是那樣發展,而不應該是這樣」,拒絕承認對方的變化,頑強抵抗事態的發展,加深了最後無法放手的情結。

😇 改善方式:活在當下,有話就說,有問題就問,認清現實就能消除幻想,並尊重對方的意志與選擇。

3 不服氣對方最後沒有選擇自己:因為自我價值低落而升起了和別人一爭高下的競爭心,這樣的較勁心態會將「最後沒結果」解讀為自己輸了,很沒面子、很沒價值,因此會想方設法證明自己才是對方最正確、最好、最對的選擇而不斷調整、迎戰,導致無法放下。放不下完全只是因為嚥不下這口氣而已,和對象無關。

😇 改善方式:重新看見自我價值。我的存在就是我的價值,我是獨一無二,別人也是,因此不需要比較。

4 不允許自己放不下對方:壓抑心情,反而會造成反彈。假裝鎮定、成熟懂事,不承認自己想他,不允許自己因此受傷,或不允許自己強求,覺得這樣很難看很丟臉很卑微,這份抗拒反而會讓執念無處宣洩,持續累積,久久不散,或是變成終將爆發的火山。

😇 改善方式:允許情緒流動,接納各種面向的自己-勇敢求愛,也可以是美麗的。感傷不捨,也可以是美好的。

5 不原諒自己讓發展不如預期:認為事態演變成這樣都是自己的錯或自己不夠好,自我批判導致的過度自責而無法放下。會覺得「倘若當初我更努力就不會這樣了」、「如果我更瘦、更伶俐、更體貼發展就會更順利了」。通常這樣的自我批判也是自我價值低落的緣故,但會比2的情況來得更卑微更無奈更無力(面對不安全的存亡處境,2是戰,5是逃)。

😇 改善方式:練習自我接納、自我欣賞,並理解愛與心動是靈魂的觸動與指引,和外在條件無關。

/

儀式結束後,我夢到了我存了好幾排遊戲的檔案紀錄,都捨不得刪,那些都是我不再玩卻占用記憶體的「放不下的感情」。然後接著有人遞給我「放棄急救同意書」,我理所當然地簽下去了。想起先前才抽到「如果願望不實現會有什麼壞處?」、「做決定」、「原諒」等訊息,這些訊息忽然串接在一起,原來都在講述同一件事,使我雞皮疙瘩掉滿地。

我決定專心玩當下眼前的遊戲,而不是心心念念那些已創造過的遊戲紀錄,無論那些「巔峰」如何美好,都已經過去了。每一刻都無法複製,雖然形式可能不一樣,但精采可以再創造(奇蹟是無窮無盡的)。我原諒我自己,我決定刪掉那些紀錄,專心為目前的渴望(心動)付諸行動,而非用結果(是否有後續聯絡或進一步交往)衡量自己是否成功、值得被愛。

無論結果如何,無論我原訂的願望是否實現,因為專注於當下的每一刻,為自己的渴望付諸行動的我,都是成功、快樂、滿足的;無論結果如何,無論我原訂的願望是否實現,宇宙都會安排最好、最適合的給我。我只需要抬起頭來,看到天空多寬闊,意識到我是如此自由且有力量,世界如此美好繽紛,繼續敞開,繼續邁開腳步前行,繼續冒險與嘗試,無論如何都會值回票價、精彩好玩。

/

若超渡成功,你想起那些人,心中應該只會剩下愛、感激與祝福,感謝對方曾經陪你走過一段旅程,共同創造過很美的體驗,並衷心期望對方幸福快樂,持續寫下精彩的故事,如自己一般。

/

我覺察內心深處還有些殘存的幽靈,決定再舉辦一次超渡儀式-結合水晶、塔羅和靈氣的淨化與祝福儀式,一樣是三天的儀式,9/24–9/26,從水晶紅月(情緒淨化),經過宇宙白狗(無條件的愛與接納),最後到磁性藍猴(超越幻象,快樂玩耍),一樣會幫參與者抽黑馬卡與神諭卡。費用一樣是555元,想一起共修的人請至IG私訊報名

--

--

數則日常感悟分享: 前陣子有幸參加法屋阿尼來到澎湖帶領的,位在海邊,祈求和平的火儀式。參與者圍成圈,阿尼升起火堆後,開始帶領我們唱歌。我躍躍欲試,卻不知道要唱些什麼。之前在澎湖望安土地療癒記有提過,當心很靜的時候,自己會成為音樂的管道,但當下完全沒有靈感,只聽到阿尼和隔壁參與者已經進入狀況。 不想錯過體驗與療癒機會因而有點慌張的我,提醒自己深呼吸,將注意力重新拉回身上,我開始聽見一顆顆音符,一段段旋律,從自己的內在深處響起(內在聽覺)。我感動地發現,這些溫柔卻有力量,光是連結上就感受到滿滿的滋養與深刻的安全感的靈魂之歌、大地之歌,其實一直都圍繞著我們,始終哼唱著,只是我們每每太關注外在發生的事情,太在意別人對我們的評價而逐漸被淹沒。日後我更常靜心,也更有安全感,因為我知道歌一直都在。 / 某一個天晴的下午,我和貓咪躺在房間裡的地板上曬太陽,電腦播著輕快的音樂,我一邊看窗外的藍天白雲發呆,一邊吸貓,不然就是看看書、伸展、放空、感受身體,突然間我意識到我當時種種煩惱、金錢焦慮、工作規劃,全都在那一刻煙消雲散。日子,其實是很美的啊,我為什麼在前一刻都還活在惡夢裡呢?就像是被圍困在一棟無法出逃、不見天日的監獄裡,然後頃刻間,外在的藩籬、遮罩、鷹架彈指消失瓦解,一整片廣闊的天地翩然出現。

活在當下,困境會自然脫落瓦解,因為它根本不存在
活在當下,困境會自然脫落瓦解,因為它根本不存在

數則日常感悟分享:

前陣子有幸參加法屋阿尼來到澎湖帶領的,位在海邊,祈求和平的火儀式。參與者圍成圈,阿尼升起火堆後,開始帶領我們唱歌。我躍躍欲試,卻不知道要唱些什麼。之前在澎湖望安土地療癒記有提過,當心很靜的時候,自己會成為音樂的管道,但當下完全沒有靈感,只聽到阿尼和隔壁參與者已經進入狀況。

不想錯過體驗與療癒機會因而有點慌張的我,提醒自己深呼吸,將注意力重新拉回身上,我開始聽見一顆顆音符,一段段旋律,從自己的內在深處響起(內在聽覺)。我感動地發現,這些溫柔卻有力量,光是連結上就感受到滿滿的滋養與深刻的安全感的靈魂之歌、大地之歌,其實一直都圍繞著我們,始終哼唱著,只是我們每每太關注外在發生的事情,太在意別人對我們的評價而逐漸被淹沒。日後我更常靜心,也更有安全感,因為我知道歌一直都在。

/

某一個天晴的下午,我和貓咪躺在房間裡的地板上曬太陽,電腦播著輕快的音樂,我一邊看窗外的藍天白雲發呆,一邊吸貓,不然就是看看書、伸展、放空、感受身體,突然間我意識到我當時種種煩惱、金錢焦慮、工作規劃,全都在那一刻煙消雲散。日子,其實是很美的啊,我為什麼在前一刻都還活在惡夢裡呢?就像是被圍困在一棟無法出逃、不見天日的監獄裡,然後頃刻間,外在的藩籬、遮罩、鷹架彈指消失瓦解,一整片廣闊的天地翩然出現。

當下有個很深的感觸,那就是當我接納自己,活在當下時,根本沒有問題-原本以為是問題的人事物,頓時沒辦法在困擾我,例如那個時刻與狀態的我根本不在意我存款有多少錢、工作進度到哪裡、有沒有交到男友,那些原本卡住我困擾我的,如今根本不成問題,或說問題根本不成立、不存在,因為我知道當下的我已足夠。我內心真正渴望體驗的,貓咪、冷氣、陽光、音樂、書,以及體力與時間,當下的我全部都擁有,沒什麼好擔心的

說得誇張一點,當下我戶頭只剩幾百元,還是有幾百萬存款,都只是數字而已,沒有意義。當下體驗的一切才是意義(很多時候,追求收入、財產、存款、技能、證書、伴侶,是不是只是求個心安的?)

/

最近的我進入一個閉關避世時期,社交活動減少到最低限度,可以長時間待在家,就算出門也是一個人看海、放風、轉換心情。一方面需要大量休息,一方面也在沉澱沉思消化許多之前遇到的人事物課題,一方面也為之後的工作做準備,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發現我需要更專心關注自己身心的需求。只要一和他人互動,我很容易進入到「付出模式」(基於上升處女的服務、看不慣的雞婆個性,付出等於有貢獻等於有價值等於被愛),但後來意識到我的付出太過珍貴了,我的真情實意是無價之寶,不是可以拿來交換的籌碼。

我只想在我願意的時候付出,而不是因為「你之前挺過我,所以我現在雖不情願但應該也要挺你」的種種義氣或應該或任何道理的緣故。如果讓自己在這個模式下付出,就很容易有不如意、受挫、背叛等隨之而來的問題,對我來說這樣會破壞我內在的「情緒成本」太沉重也太麻煩了。我尊重自己,所以,我現在只在我心滿意足,我服務完自己,需求都被滿足的時候付出,這時候自然而然地會想付出,而且這樣的付出是快樂的,我也就不必再期待別人日後會回報我。

/

人們喜歡貓咪狗狗等小動物,而不是玩具貓玩具狗,是因為動物本身的靈性-自主的意識、不同的個性、情緒的變化以及發展的可能性,才是最有趣最珍貴的,如果全部都照我想像的那樣,要他叫就叫,要他停就停,就只是純粹的機械式動作而已,那多沒意思。沒有靈魂的自發性,便沒有互動的樂趣,人也是如此吧。既然喜歡一個人,能不能就愛他的全部呢?連同他的無常與變化-自己不能接受的特質、不樂見的變化也一併包容、欣賞。少了任何一部份,便不是真正、完整的他了,多麼可惜。

我不願我的愛人被我壓抑而無法展露真實本性。

--

--

最近和一個朋友相處起來,過程看似和諧愉快,但結束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空虛和違和感,我細細回顧他說過的話,仔細推敲後發現他是「假性隨和」-表面上跟誰都好聊,實則內心孤獨之人。

他某次在小事上使我感到不尊重,我表達我有些許的不悅後,他很快速地道歉了。在後來聊天時提起他以前也曾因同一件小事惹另一位朋友不悅,當時他在陳述這段往事,並試圖說明原因時,那略帶抱怨和不耐煩的語氣,我便察覺說不出的怪異感。後來幾次聊天的過程中,他重複問一樣的問題,或說一樣的話題,要不然就是忽然轉移到奇怪的細節,或是天外飛來其它主題,讓我更加相信其中確有貓膩。

後來我在獨處時細想並回推著,越想越感受到那道歉中的情緒雜質-「我都道歉了,可以不要不悅了嗎?你的情緒很困擾我(我如果是錯的,我會很困擾)」包括聊天中那重複的問題與跳躍的話題,都隱含著「我對這話題不感興趣了,但你還想聊我就先應付著吧」然後試圖從乏善可陳的談論中硬要找到比較「善」的部分,諸如此類的敷衍心態。

我在意識到這件事時,一開始覺得很受傷,原來他並不是因為感受到我的難受而道歉,而是對他來說我的不悅是一件麻煩事,需要趕快處理。他的道歉完全是基於他自己投射了太多臆測而想要過關了事的需求,而非因為同理了我的心情。看似開心的聊天其實也不全是我想像中真誠投入的交流,甚至讓我有點氣惱的點是,這麼不甘不願,難道跟我聊天還讓他受罪了嗎!

花了一些時間消化這些悲傷、氣憤,在負面情緒被充分地釋放與流動後,我透過靜心與轉念技巧同理並協助自己。當我完全平靜下來,我開始可以同理對方,我發現當哀怨自憐退去後,我的內在只剩下一個覺察和感受-他會這樣反應,也不是他故意的,他只是太過在意別人的想法。導致他內在被恐懼噪音環繞包圍,擁擠煩躁地容不下別人,無法與別人建立真實的連結,應該很孤獨吧。

我左思右想,希望他至少能意識到這一點以免越活越孤獨,再三評估後決定告訴他我的覺察(這件事充滿風險請勿輕易嘗試,詳情請見文末)。他先是很震驚,後來面露羞赧,最後他緩緩道出「妳真的好厲害,好細心,我覺得好赤裸」以這個作為開頭,勇敢且大方地承認了自己的社交困境,並向我提問希望尋求改善的建議。

以下簡單分享我給他的建議:同理別人前先同理自己。同理自己,代表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,而不是站在別人的立場。和別人對話後重新回顧檢視:「當時我內在是什麼感覺?」,如果不太情願卻持續對話,追問:「我為什麼不結束對話?」、「我擔心結束、離開對話會發生什麼壞事」熟練後可以試著在談話中就保持警覺,問題是「我想繼續這場對話嗎?」、「我真的想聊這個話題嗎?」

如若礙於各種情面,無法直接結束話題,至少也要意識到、辨識出自己的這個心情,然後先寬恕自己:「我還在練習,我的信心和安全感還在重新建立中,無法一次到位很正常,但至少我已經意識到這抗拒的心情。為了保護自己,我做些偽裝是可以被原諒的。」

學習更深度面對、感受自己的情緒。當情緒很滿,不太對勁的時候寫寫日記(抒發同時覺察)。珍惜你的表達,尊重你自己與你的時間和心力很可貴。不需要附和別人,即使做自己,即使拒絕別人也值得被愛。你試著以自己(照顧自己需求)為優先,等你的需求被滿足了(例如想要別人稱讚你 先稱讚自己),你就會自然而然有心力把別人放在心上,也真正有力量去照顧和服務其他人(的需求)、理解別人的處境,同時建立真實深層的連結。

最後提醒他,一開始可能會有點挫折和自責,因為突然認知失調,幡然醒悟,發現諸多事情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,自己也不是想像中的灑脫真誠。請記得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一個體驗,這個狀況可以改變調整。別因此太批判自己,每個人都有害怕軟弱而且不能動彈、 顧不上別人的時候,這是人之常情。

試著這樣跟自己說話:「我之前只是太恐懼(不被喜歡、不被接納)因此選擇自我保護而已,我理解自己,原諒自己。」、「現在我知道如何用行動直接保護自己(做自己、拒絕),等我滿足了自己的需求(與自己連結、重視自己),我自然有餘裕去真的關心別人(而不是應付),自然就會看到真實的別人,建立起真實的連結。我信任自己能夠做到。」

先充分成為真實的自己,才能看見別人的真實,進而建立真實的連結。

/

當你要和別人溝通對方的任何行為過失,請確認自己的意圖是純淨的(單純希望對方幸福快樂,而不是想要對方佩服你、屈服你),以及確認對方有準備好要面對、接受(包括他若不能承受而反彈,也準備好要承擔後果),以及良好的表達能力與技巧(我是以提問的方式讓他自己察覺不對勁再破題),以上缺一不可,若貿然表達絕對是雙輸,請特別留意。

認識真實的自己,認識情緒並療癒自己,是一段往內探索的漫長旅程。若需協助或引領,我有提供相關的服務或課程,例如占卜解讀、讀書會脈輪共學計畫等,意者請私訊洽詢。

--

--

我最近的體驗讓我感悟到,計畫真的趕不上變化,因為宇宙要成就的劇情你擋也擋不住,宇宙不採納的劇情你即便力挽狂瀾也沒用。例如創作這種要和內在智慧合作的事最為明顯,頭腦計畫要在今天生某篇文章出來,要不就是沒有靈感(這時候催趕會更誤事),不然就是身體心力不配合,或是突發狀況出現干擾,怎樣也成不了事,我的 Podcast計畫就是這樣延宕至今(淚)。

我可以訂定目標,我也可以行動,但實現與否要看宇宙安排,這樣不可控的結果,一度讓我有點消極,覺得啊那我到底要幹嘛,躺平耍廢讓宇宙列車帶我前進就好嗎?這樣也不對吧!如果說,以吸引力法則的觀點來看,所有我們遇到的「問題」都具備自我解決的能力,也就是我們不需要解決問題(臣服的概念)。那我們究竟能做什麼?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能力和才華?我們還需要施展力量、行動嗎?我們需要努力嗎?我時常抽牌抽到「你充滿力量!」這類型的訊息,如果不是拿來解決問題,那這力量是要拿來做什麼用的?

我一直都是心知肚明-來地球一遭,體驗本身是最重要的,那完成目標就不那麼重要囉?但如果沒有渴望當作契機,沒有目標當作行動方向,好像也不會有體驗的過程,所以渴望、目標以及最後的行動這些僅僅是為了讓體驗發生。因為每次行動,都是體驗新劇情的契機。所有我們的努力-施展力量、行動、扮演角色、執行任務,都只是為了感受更多心情,拓展更多體驗(在撰寫文章的過程中,忽然想通-「你充滿力量」的訊息,代表你已具備,也可以說是已下載好相關的能力,只欠你去親身行動、體驗)。

所以千萬別為了沒有完成的目標而自責受苦。我們要負責的,僅僅是是準備好我們的身心狀態,讓自己健全並敞開到足以隨時準備好迎接新的體驗,並能夠心無旁騖地參與其中(因此清除恐懼,讓自己得以全然休息充電就變得很重要)。

靈感要來真的擋不住,像是這篇從鎖定探究的主題,自由書寫到完稿,只花了我大約三十分鐘。就讓我們放鬆地乘著宇宙之流,輕鬆做到那些我們真正想體驗的事,成就那些我們真正想體驗的劇情吧。

/

話說我下一篇想來談「假性隨和」-跟誰都好聊但內心孤獨之人,想看的人開放私訊敲碗。

--

--

我又來分享幾篇最近的日常與心得: 最近在限動看到一則小孩躺在教室地上的照片,表情動作都看起來很囂張,我心想這發文的老師應該是覺得他太放肆想以示警戒吧,結果看到旁邊註解的字是「太自在」。原來只要是被允許的,放肆也可以只是自在,任性也可以是可愛的。問題是我們有允許自己嗎? 前幾天在酒吧喝掛後半段失去記憶,我以為我是一直傻笑和偷哭了一下,結果隔天聽老闆與朋友轉述,我酒醉後似乎變得很奇怪,有很多很好笑的胡言亂語,各種多話、搭訕裝熟、花癡、情緒化、白目、盧小的行為,聽得我臉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,幾度羞愧難當。後來仔細想想,這些不符合我人設的言行其實才是我不加掩飾的真實本性,因為在很有安全感很放鬆的狀態下全然展露了。一開始難以接受,但想起了上述的例子,坦然面對,不以批判的角度觀察自己後,發現其實還挺有趣也挺可愛的。重新認識並接納而後欣賞自己的更多面向後,感受到自己更加完整立體了。 前陣子在臉書看到一則很有趣的貼文,一個想練習書籍修復技術,還特別指定要修復破損的色情漫畫的人,因為在戶外找不到被丟棄的色情漫畫,居然自己拿一本新的放在滿是泥土的器皿中「煉成」了乾巴巴、皺成一團、脫落、髒汙的理想狀態,然後再運用各種技術去除書頁上的污漬、破損,重新黏合、裝禎成完整的書冊。看到貼文的當下除了覺得荒謬、爆笑之外,也覺得人類真是好胡鬧好可愛!沒事自己搞事,然後搞死自己,再努力解決問題,過關斬將,享受成就感,這不就是人生的樂趣嗎?

若被允許,感到安全,放肆可以是自在,任性也可以是可愛。
若被允許,感到安全,放肆可以是自在,任性也可以是可愛。

我又來分享幾篇最近的日常與心得:

最近在限動看到一則小孩躺在教室地上的照片,表情動作都看起來很囂張,我心想這發文的老師應該是覺得他太放肆想以示警戒吧,結果看到旁邊註解的字是「太自在」。原來只要是被允許的,放肆也可以只是自在,任性也可以是可愛的。問題是我們有允許自己嗎?

前幾天在酒吧喝掛後半段失去記憶,我以為我是一直傻笑和偷哭了一下,結果隔天聽老闆與朋友轉述,我酒醉後似乎變得很奇怪,有很多很好笑的胡言亂語,各種多話、搭訕裝熟、花癡、情緒化、白目、盧小的行為,聽得我臉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,幾度羞愧難當。後來仔細想想,這些不符合我人設的言行其實才是我不加掩飾的真實本性,因為在很有安全感很放鬆的狀態下全然展露了。一開始難以接受,但想起了上述的例子,坦然面對,不以批判的角度觀察自己後,發現其實還挺有趣也挺可愛的。重新認識並接納而後欣賞自己的更多面向後,感受到自己更加完整立體了。

前陣子在臉書看到一則很有趣的貼文,一個想練習書籍修復技術,還特別指定要修復破損的色情漫畫的人,因為在戶外找不到被丟棄的色情漫畫,居然自己拿一本新的放在滿是泥土的器皿中「煉成」了乾巴巴、皺成一團、脫落、髒汙的理想狀態,然後再運用各種技術去除書頁上的污漬、破損,重新黏合、裝禎成完整的書冊。看到貼文的當下除了覺得荒謬、爆笑之外,也覺得人類真是好胡鬧好可愛!沒事自己搞事,然後搞死自己,再努力解決問題,過關斬將,享受成就感,這不就是人生的樂趣嗎?

最近沒有特意調整飲食或運動習慣卻持續變瘦,唯一改變的就是增加了深呼吸的頻率和深度,以及回到內在和當下的次數,光是這樣就直接戒掉了吃消夜的習慣,甚至大大提升了做事的效率。因為我觀察到半夜時常還在工作的我,其實根本不餓,但就是會想吃東西,所以通常吃完消夜我會過飽,需要再四個小時以上才能就寢,這時候天通常快亮了。我後來在發覺自己嘴又開始饞時,會停下來深呼吸,然後覺察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進食,才發現其實是因為我當下很焦慮,覺得自己工作拖延沒有趕上進度,因此需要靠吃東西轉移注意力,並藉此補充能量,讓自己好像還不用(不能)休息,以便繼續上工,完成進度。但事實上消夜吃下去,血液流到胃部,精神很快就會從亢奮下降到疲憊愛睏,這時候工作既沒完成,過飽直接睡會變胖,只會加深焦慮與自責,也會直接影響到隔天起床時間與工作狀態,是個惡性循環。後來發現透過深呼吸,注意拉回身體,我覺察到身體已經沒電需要休息了,便會果斷上床睡覺,既省了消夜錢還有熱量,也開啟了嶄新的好循環,還瘦下來了。

最近遇到了一位「高解析度」的約會對象。有些人即便近在眼前,對自己來說其存在感也會很低落,以戲劇來說就是會被柔焦帶過的路人角色,有些人則否。從最一開始訊息傳來的時候,我就有感受到異樣的清晰感,這個對象彷彿很被我的人生劇場導演所青睞,不斷給他大大的特寫,在相處上也獲得很深厚的滿足感。後來我稍微研究推敲出其中奧妙的關鍵。第一個是我和對方都很坦承與誠實,因此在交流上很敞開,再來就是我和對方都很專注在這段關係上,聊天互動的過程中沒有分心,而是全神貫注,這會為靈魂帶來很深刻的滋養。

承上,我剛巧做了一個大眾占卜,主題是如何愛自己,選到的選項直指了我是一個「用食物來取代愛」的人,成長過程中父母沒有以很適當的方式來表達愛,有的只有供給食物和物質資源,所以我時常想吃東西,其實是感受到愛的匱乏。那篇占卜文有一句話深刻地震撼我-「注意力就是愛」,對!我很多時候真正想要的其實是關注,想要高度的連結,看見對方的同時也想要被看見,想要知道我的存在是美好的、是值得的,而不是食物本身,難怪我在和上述對象相處時感到無比的滿足。

另外我發現,我在和人相處時,透過眼神接觸的連結是最快最直接的(許多人會因為不夠敞開或不夠專注而閃避),甚至有許多訊息會直接透過眼睛傳遞(類似心電感應),通常這樣的交流,即便是工作中也不容易疲勞,甚至會感覺到因為靈魂的共振而被充電和滋養了,心情上會非常飽足和踏實(心輪很開很流動的感覺)。只要體驗過這樣高度品質的交流,其他的關係對我來說都太淺薄無趣了。

老樣子,喜歡我的短篇「日記」分享,請留言告訴我🌹

工商服務時間:用塔羅療癒脈輪的一年共學計畫(第二屆)將在7/3開始,想搭上這班療癒列車,請把握。

--

--

「我現在的偏見對我的療癒旅程造成什麼影響?」

眉心輪-偏見課題

偏見並非只是負向的成見,偏好與「偏不好」都是偏見,也就佛家所說的分別心,這個分別心就是造成痛苦的來源,無論是求不得的痛苦,還是求而得到卻害怕失去的痛苦,都會是痛苦。

對我來說「觀點」(書中每個脈輪會探索七個面向的課題,前一章節是觀點課題)是主動的,在面對、處理一件事情的時候會產生作用的;而「偏見」則是被動的,是一種更深層不易挖掘的社會化後產物,甚至會因內化進而被當作自然的現象,形成自動導航。比如偏好成功,偏不好失敗,是理所當然的嗎?

偏見提示卡:審判牌
(這是書中很常見的做法,藉由挑牌或是抽牌,揀選出可以幫助自己療癒該課題的塔羅牌)

我認為在生死大事面前很多事情都得以明朗化,很多抗拒、逃避都會變成無足輕重的小事,而真正 重要的事則會浮出水面,確鑿無疑。原本在思考是否要挑選死神,但死神本身對我來說,是一張比較悲傷悲觀的牌,不夠全面,而後想起審判,就決定是它了。

作業示範:「我現在的偏見對我的療癒旅程造成什麼影響?」
(通常會經由連結牌卡,並針對提問,進行自由書寫)

偏好成功,偏不好失敗;偏好圓滿,偏不好匱乏;偏好安全,偏不好風險;偏好活力,偏不好消沉;偏好連結,偏不好疏離。這些偏不好,讓我自動想極力逃避某些狀況發生,或是發生後讓我感到羞愧想要隱藏,耗費我許多心力時間,也使自我受盡折磨。

我進一步發現其中有些衝突的觀念,例如我偏好活力衝勁,但偏不好緊張(某種程度專注行動時,相對放鬆,多少是緊繃的吧?);喜歡放鬆、休假,但偏不好無所事事。許多事情根本一體兩面,看似相似的人事物,竟然因為貼上的標籤不同而直接影響我喜好與判斷。

另外我也發現一個弔詭的事實,很多事情其實只是連續過程的其中一個切片而已。例如從無到有、匱乏到圓滿、無知到覺知、不成熟到成熟、飢餓到飽足、束縛到自由,都是體驗,都是可以享受的過程,我卻硬要區隔開來,只喜歡圓滿,不喜歡匱乏,就像是只喜歡花不喜歡種子,只喜歡成功不喜歡栽培一樣。

很多時候,沒有對比,沒有起伏變化,只會枯燥乏味,像一攤死水。比如再精緻美味的甜點,好吃沒錯,但吃太多只會覺得甜膩。莞爾的是,我們卻在任何時候都渴望吃甜點,以至於沒有好好享用眼前的咖哩飯。我能不能專心不偏私且敞開地體驗當下的一切?我能不能像體驗、歡慶我的成功一樣去體驗、歡慶我的失敗呢?

「聽死者說事情會發現有趣的事-像你一樣再怎麼痛苦的回憶,來到陰間就會變成美麗的回憶。」-與神同行

以上是我舉辦的用塔羅療癒脈輪的一年共學計畫第48週 眉心輪章節中的偏見課題所導讀的內容,包括補充說明以及每週作業的示範,畢竟還要批改作業,不身先士卒(?)如何提供更實質的協助呢?而且當初會發起這個計畫,基本上全是為了怕我自己一個人在練習《你的身心課題塔羅都知道》一書的實作部分會半途而廢,所以找人一起參加,完全是健身房的概念。話說執行11個月下來,只有教練本人跟勤勞的少數人有真正健身到(?)。基本上其實每週都很有收穫,心血來潮分享這一週課題內容給各位。

預計今年還會再次舉辦第二屆(畢竟很多題目我都想重新練習探索,而且陸續聽到好多人敲碗),大約七月開始。

--

--

分享我最近一些生活體驗與心得:

之一、我前幾天騎車,突然被眼前的澎湖街道觸動。那間餐廳,是我剛來澎湖參加計畫的業師介紹的;這處廟宇,另一位當時新認識的朋友帶我參訪過;那片海灘,是我看過黑夜白天景色,訪了又訪的,如今這些風景在我的心靈與記憶層層疊加、擴張,交織融合成了現在我所認識的澎湖。我想著,這真是像極了我學習塔羅,更像是意識擴張的過程。

之二、妹妹去看電影《咒》,我很驚訝,她過去明明是因為看了鬼影被嚇瘋而最怕鬼的人。她跟我說她只要意識到自己正在看電影,並且一直拆解劇組是如何拍攝呈現出現在這個場景,就沒那麼害怕。我邊聽邊想著,此番言論還真像是跳脫業力框架的靈修法門。

之三、摯友找我聊天,她說她終於意識到內在狀態才是最重要的,因為無論我們做什麼,成就什麼,無論外在如何吸引我們的目光,如何看起來燦爛奪目、真實不虛,我們的內在仍緊緊貼著我們、跟隨我們,如影隨形。只要內在不安定,外在的成就便惴惴動搖。我回覆她,是啊,說得誇張一點,人的一生不過就是一連串的感覺所組成的。

之四、看了作家朱宥勳的 YouTube頻道談「文本分析」的最新影片,那三個提問「我讀完作品後有什麼感覺?」、「這篇作品寫了什麼讓我會有上述感覺?」、「我說的這些內容出現在作品的哪些地方?」,這簡直就是我在抓負面信念(也就是木馬程式)的心法。

之五、很多占卜個案找我諮詢時都相當迷惘,無論是對感情或工作,總是關心則亂,但我往往都會發現,他們在其他生活範疇其實掌控、發展得相對平穩順遂許多,比如有分手與復合議題的人,在工作相對得心應手,沒有問題,這時候其實只要把輕鬆簡單的工作狀況對照回複雜困擾的感情議題,眼界就會寬闊許多,新的道路就會自然展開。事情沒有那麼複雜,糾結的是自己的觀點而已。

以上這五個看起來沒什麼關連的日常片段,竟串聯交織在一起。宇宙透過各種方式告訴我,如何重新詮釋、編織、創造自己的物質世界大夢,意會過來時很是感動清明。

以上小小心得,與你分享。如果你喜歡看我分享這些日常小體悟,請讓我知道(不然我沒理出頭緒準備好長文,都不敢發文哈哈哈)

--

--

罪與罰真的能服務我自己嗎? 最近覺察到我在工作乃至生活仍有一種如影隨形、幽微的被壓迫與緊繃感,我靜心後意識到老朋友-罪惡感又出現了。我仍判自己有罪,仍覺得自己有所不足、不夠努力,沒有按照計畫行動以完成我自己的期待,細數生活各方面種種,各種落後、延宕,竟沒有讓自己完全滿意的部分。 我試著放過自己,告訴自己我要理解自己的苦衷,我就是疲倦無力,我就是壓力大,我不是故意要扯自己後腿的,但行不通,目前的我無法徹底說服自己我無罪。 我仍覺得我有罪,我因為感受到不足、不值而沒辦法放鬆、放下,我動彈不得、效率緩慢,沒辦法讓事情順利進行,我辜負了自己的期許,我阻礙自己獲得幸福,我對不起自己……咦??所以我如此痛苦,甚至覺得自己該受到懲罰,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苦主、債主和法官嗎?那我能否對自己高抬貴手,原諒自己,判自己無罪,放自己一馬呢? 我為什麼又非要幫自己定罪不可呢?百思不得其解,抽牌來協助我自己釐清思緒,出現了聖杯十-為了所有人的幸福著想,我得懲罰自己。這猛然讓我想起了我前幾天的夢境。夢中我把一位小弟弟從舒適的床上叫起來,旁邊有其他人在一旁熟睡。我本來想打算讓他睡的,結果想起剛剛某件犯罪事件他成為幫凶,那他就不能睡這,因為我認為讓他過太爽對其他人不公平。我也跟他挑明緣由,小弟弟也坦承罪行。然後我帶他到地下室,一個比較不舒服的陰暗空間,但我主動幫他整理床鋪,心想著希望盡量讓他可以睡在乾淨舒服的床上。

因犯錯而罪責自己,本身就是最大的錯與罪
因犯錯而罪責自己,本身就是最大的錯與罪

罪與罰真的能服務我自己嗎?

最近覺察到我在工作乃至生活仍有一種如影隨形、幽微的被壓迫與緊繃感,我靜心後意識到老朋友-罪惡感又出現了。我仍判自己有罪,仍覺得自己有所不足、不夠努力,沒有按照計畫行動以完成我自己的期待,細數生活各方面種種,各種落後、延宕,竟沒有讓自己完全滿意的部分。

我試著放過自己,告訴自己我要理解自己的苦衷,我就是疲倦無力,我就是壓力大,我不是故意要扯自己後腿的,但行不通,目前的我無法徹底說服自己我無罪。

我仍覺得我有罪,我因為感受到不足、不值而沒辦法放鬆、放下,我動彈不得、效率緩慢,沒辦法讓事情順利進行,我辜負了自己的期許,我阻礙自己獲得幸福,我對不起自己……咦??所以我如此痛苦,甚至覺得自己該受到懲罰,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苦主、債主和法官嗎?那我能否對自己高抬貴手,原諒自己,判自己無罪,放自己一馬呢?

我為什麼又非要幫自己定罪不可呢?百思不得其解,抽牌來協助我自己釐清思緒,出現了聖杯十-為了所有人的幸福著想,我得懲罰自己。這猛然讓我想起了我前幾天的夢境。夢中我把一位小弟弟從舒適的床上叫起來,旁邊有其他人在一旁熟睡。我本來想打算讓他睡的,結果想起剛剛某件犯罪事件他成為幫凶,那他就不能睡這,因為我認為讓他過太爽對其他人不公平。我也跟他挑明緣由,小弟弟也坦承罪行。然後我帶他到地下室,一個比較不舒服的陰暗空間,但我主動幫他整理床鋪,心想著希望盡量讓他可以睡在乾淨舒服的床上。

那個小弟弟就是我本人啊啊啊啊。「我犯了錯就是應該要被處罰呀,大家都是這樣評價、審判的,我憑什麼例外呢?如果我犯了錯,當作沒事一樣過爽爽的是可以的嗎?我不需要背負什麼嗎?我不需要負責嗎?我不需要有用嗎?我不需要像他們一樣努力用力辛苦工作生活嗎?為什麼我這麼沒用,無法讓大家都滿意呢?我不想被討厭。」

事實上我明白我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,我只能做我自己,只能讓我自己滿意。那我的責任是什麼呢?就是用心感受宇宙給我的愛,服務自己,滿意自己,愛爆自己,體驗身為人類的快樂,讓自己不虛此行。那這樣看來罪責自己,本身就最大的錯誤、最大的罪。

罪咎只是在跟自己賭氣,根本無法服務自己,因此罪咎才是最無用的事;
罪咎使自己受罰停滯,阻止自己實現人生使命,才是最不負責任的事。

我願意放下批判,這就是做有用的事;
我願意原諒自己,這就是負責。

原諒自己,才能真正服務自己,才能真心記住教訓,並把這個教訓妥善地運用到未來。想通了這一點,我便徹底地放下與原諒自己了。何況細細推敲,那些「錯誤」或「罪惡」,其實只是套用某些負面信念框架下的產物而已,在神的眼中沒有所謂的錯誤或罪惡,有的只是不斷探索與嘗試,並發現和確認一些不能服務自己的方式與選項而已。

我願意放下狹隘的觀點,不能服務我的律法準則,允許自己持續探索嘗試這個寬廣自由的世界。說來莞爾,神既然在我之內,批判自己,豈不是批判神?為自己定罪,豈不是為神定罪?我願意理解、允許並敬重自己的任何情緒、想法、選擇和行為。

真正的原諒、寬恕,來自於理解任何人事物都不會阻止自己實現願望,獲得幸福快樂,包括我自己。我是無罪的,我允許自己幸福快樂。


✨ 工商服務:塔羅牌不只能協助自己理解潛意識,還可以療癒能量場。22+1週塔羅療癒計畫 4/29開始,歡迎參與。

--

--

春分顯化夢想水晶陣 所傳達的訊息:

「奇蹟是無窮無盡,且為你量身打造的!(因為是你下的訂單呀!)永遠無須擔心匱乏,也無須競爭或比較!」

「維持你的初心,持續挖掘渴望,你會看見豐盛的奇蹟早已佈滿宇宙佈滿你的生活。」

「若你仍感到擔憂,我(水晶陣)邀請你深呼吸,只要持續呼吸,就能回到當下,便會認出 — 當下就是奇蹟。所有訂單已兌現完畢。」

「請相信宇宙永遠有足夠的奇蹟庫存等所有人領取,你的奇蹟專為你的訂單打造,沒有人搶得走,根本無須擔憂。你若感到匱乏,不妨回想看看你是否將注意力放在匱乏上-下過『匱乏』的訂單?」

「奇蹟的核心是你,是你的心。只要回到你真摯炙熱的心,面對你的真實渴望,然後對自己與宇宙的信心,便能看見宇宙處處都是豐盛饗宴(如同我這水晶陣)。」

我擺放水晶陣儀式總是毫無計畫,全憑靈感。當時一眼便相中太陽石當作重點晶礦,然後在擺放過程中,不斷追加碎石的數量,最後佈滿了整個水晶陣。原來太陽石就是指我們炙熱的心,而佈滿的碎石便是宇宙隨處可見的豐盛,我邊擺邊收訊息邊感到讚嘆與感動。

這些訊息讓我想起三月初飛回澎湖的神奇體驗。飛機降落時底層的死亡恐懼依然如汽水的氣泡冒出來,但我意識到自己沒有太多遺憾,因為每一天我都有認真對待,我盡力珍惜每一刻(延伸閱讀:《一次次練習信任與臣服,恐懼終將安全落地》,往上翻舊文即可找到)

然後我突然驚覺,我所擁有、體驗到的一切,其實都是向宇宙借來的。而我的生命、我的存在,是宇宙無條件提供給我的愛,我什麼也不需要做,就能夠享受這一切,就值得享受這一切。當我享受宇宙提供給我的愛,享受生命本身,我便成為愛的延伸。

體認到這一切的當下覺得超級安心,被整個宇宙擁抱環繞的感覺,內心怦怦然,軟綿綿的,那一刻即便是亂流,即便是墜機,即便是死亡,我也毫不擔憂恐懼,非常安全,非常自由。突然間沒有什麼時間焦慮,其他金錢、生存什麼的恐懼也全部一掃而空。

既然活著本身就是奇蹟,生命本身是宇宙的愛,既然這麼寶貴無價的東西宇宙都無條件提供了,那我理所當然值得享受所有面向的愛。我需要做的事,就是好好活著,好好呼吸,好好感受,只要專心感受、享受這一刻與每一刻。有一點類似電影《鐘點戰》的啟發-當下就已完整足夠。時間只要一天就夠,當下就夠,不需要拚命抓住更多資源,不需要把力量分散出去,專注此刻便已圓滿。

體認到這一點,突然發現有很多之前不敢做、一直拖延的事情,好像都可以開始行動了。有些原本很抗拒的工作,突然也變得有趣,我可以更安心地把自己貢獻出來的感覺(畢竟我都得到全宇宙的珍寶了)。後續在面對那些原以為很厭倦的工作,都能從中找出樂趣,甚至期待下一次與人連結的火花,這樣的體悟大概是我長期持續靜心(與自己連結),每一件事都全力以赴的成果,在此分享給各位。

若想要更了解顯化法則,歡迎購買《春分夢想版工作坊》函授方案

--

--

愛必

愛必

平衡之必要,流動之必要,愛之必要 ✨ 提供塔羅占卜、能量療法等服務與教學。目前定居澎湖,多數服務可遠距。